Archive | 二月 2017

我所有最爱的人都这样对我,我的心已经死了

求助者(女性,27岁):也罢,哥哥这样对我,妈妈这样对我,我老公这样对我,我所有最爱的人都这样对我,我的心已经死了。

心理咨询师:太悲惨了。

求助者:今天他们跟我说话,我一句也没搭理,以前我还有活着的希望,想病快点好,原谅我哥,但如今我的伤很重。

心理咨询师:到寺庙去吧。

求[……]

Read 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7年2月25日, in 专家随笔.

四岁孩子认为自己是狗,不是人类,怎么办?

求助者(女性,32岁):老师,如果孩子从小就被带他的人告诉他他是狗,现在四岁了,怎么办?

心理咨询师:可以纠正的呀。

求助者:那该怎么纠正??要怎么做?

心理咨询师:理解孩子的基上改变孩的自我认定。

求助者:从小就这样灌输他,跟他说他是狗,然后跟他说狗吃骨头,天天煲骨头汤给他[……]

Read 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7年2月16日, in 专家随笔.

我受爷爷的影响,经常用自己的身世来乞求别人同情

我生长在河南农村,在我只有两三岁的时候,我的父亲就病死了,之后我的母亲改嫁,是爷爷奶奶带着我长大的。爷爷奶奶对我很好,我们那里的人非常迷信,说我的父母是被我克死的。我爷爷经常以我是没父没母的孩子来乞求别人同情可怜,我受到爷爷的影响,也经常用自己的身世来乞求别人同情。
记得小的时候,有乡里的干部到我[……]

Read 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7年2月2日, in 专家著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