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花20万整形致神经截断 跪求医生:杀了我吧

吴兰兰,1982年出生的江苏盐城女孩,2014年10月28日、2015年8月20日,先后两次手术,总共花费近20万元。据吴兰兰称“第二次手术出现误截,下巴上的神经被截断了”。下巴及脸部的酸痛、僵硬、奇痒24小时不停歇地折磨着她,男友走了,工作也没了。得知自己截断的神经可能无法修复后,2015年12月1日,在北京大学口腔医院自己的主刀医生面前,吴兰兰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我跪在地上拉他衣服,求他别走,求他给我接上截断的神经,我太痛苦了,我要健康,求他还我健康,如果不接就把我杀了吧。”

“我精神饱受煎熬,经常冒出自杀的念头,但是看着满头白发的父母整日在床前照顾我,看着可爱的从小与我相依为命的小侄女默默陪着我流泪……我要是自杀了,就太对不起他们了!”吴兰兰一度悲痛欲绝。

“女儿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吴兰兰母亲抱着吴兰兰,俩人失声痛哭。

得知自己截断的神经可能无法修复后,2015年12月1日,在北京大学口腔医院自己的主刀医生面前,吴兰兰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我永远都记得我第一次跪在梁成面前求他,我跪了很久,哭得那么悲惨,那么绝望,”吴兰说,“他完全没有一点不安和愧疚,护士长来了抱着我说阿弥陀佛。”

当时,“我打碎了一个杯子,把手都弄破了,一直流血,跪下来时把梁成的白大褂染得全是血,我都不知道疼……”吴兰兰说,“我跪在地上拉他衣服,求他别走,求他给我接上截断的神经,我太痛苦了,我要健康,求他还我健康,如果不接就把我杀了吧。”

评论:爱美的男士女士们,当你们决定为了更美丽而不惜一掷万金忍受皮肉之苦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是需要承担风险的?手术后绝大多数结果都会变得更加光彩美丽的,但有极少可能性是完全没有什么效果的,有极少可能性是变得更加丑陋的,有极少可能性是出现不可逆转的残疾的,甚至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的。我相信每一位主刀医生一定是尽力的,但现实中的具体情况是变化无常的,不可能像雕刻一件工艺作品一样,只要严格按照设定好的程序操作就可以保证万无一失。因为雕刻的材料是固定不变容易掌控的,但雕刻“活人”这个材料却是变化万千的。所以所有的手术一律需要患者或是家属签风险承诺书,否则没有医生敢做手术的。你既然为了美丽甘愿冒风险,你就必须承担手术失败的责任,因为你是一个成年人,必须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但不是说手术医生不需要承担责任,万一手术失败了,手术医生金钱上的损失是小事,名誉上的损失远远比金钱上的损失严重,所以几乎没有一位手术医生是不高度小心谨慎的。但哪怕再高明的医生,都会有失误的时候,因为医生所掌握的经验都会小于变化万千的现实情况的,只不过经验越多的医生,失败的机率越小。经验越少的医生,失败的机率越高。但是经验又是从失败来的,没有失败,怎么总结经验教训?所以总是会有一些人需要牺牲自己的美丽帮助医生实现技术提升,同时也帮助他人在医生高超的技术下变得更加美丽。
手术失败者吴兰兰用血乎乎的手声泪俱下地撕扯着主刀医生梁成的白大褂,梁成的白大褂被染得全是血,吴兰兰声嘶力竭地呼喊:“你不要走,我不准你走,你要帮我接上截断的神经,你知道我每天都过得生不如死吗?我要健康,你还我健康,如果你不能还我健康,你就杀了我吧!”梁成医生沉默不语,无动于衷,我能理解他,面对一个失去理智的患者,不管他说什么,都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还不如不说,让冰冷的法律来解决吧,一切语言都是苍白无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