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汝金母子霸道狠毒的表现及心理动机(1)

(1)黄汝金母子像两座大山一样一直压在我家人的头上

(2)黄汝金为了霸占我家房产田地,极力阻止我父亲再婚

(3)黄汝金母子邪恶歹毒的特质祸害及传承到子孙身上

  • 黄汝金母子像两座大山一样一直压在我家人的头上

 

自从我有记忆开始,我的头脑中就一直冒出这样一个念头:如果五奶和黄汝金因为什么原因突然死掉,我们一家人就可能轻松自在地生活在这个家庭中了。黄汝金母子就像两座大山一样一直压在我全家人的头上。我的父亲因为从小就没有父亲,所以父亲是一个非常迷失自我的、非常低自尊的、别人给一点阳光就感激不尽的人。父亲从小就被“大山”压迫习惯了,所以感觉非常迟钝。妈妈、外婆、哥哥和我非常讨厌生活在那个压抑恐怖的环境,特别是哥哥,哥哥通过严重身体症状的方式强烈要求逃离那个环境。

父亲虽然比黄汝金大8岁,但跟黄汝金的关系就像国王与奴仆的关系一样。父亲除了老年再婚敢对黄汝金说“不”之外,其他方面一律不敢说半个“不”字。因为只要敢对黄汝金说不,就会被黄汝金母子整得很惨,甚至完全没有立足之地,甚至会被彻底毁灭。生活在农村跟生活在城里是完全不同的。生活在城里可以各家自扫门前雪,不必理会邻居怎么看。而生活在农村就相当于生活在大大小小不同的系统里面,每个系统都有土皇帝。如果这个土皇帝是霸道狠毒的人,然后你又没有能力逃离这个系统,结局是很悲惨的。

我和哥哥比较聪明,直觉比较灵敏,我们从小就能看清楚黄汝金母子内心深处阴毒的一面。我姑姑也一直知道黄汝金母子内心深处非常阴毒,但姑姑也是一个奴性很重的超级能忍受的人。姑姑表面上对黄汝金母子很好,但姑姑不愿意带自己的孩子来走亲戚,因为姑姑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受委屈。

如果我处在哥哥的位置,我一定也会被黄汝金残忍杀害的,而且会死得更惨,因为我的反抗精神比哥哥更强。
我读到高中的时候,我内心深处的直觉告诉我:“如果你考不上大学,你一定会死得很惨很惨。”因为这个原因,我在高中期间患上了严重的焦虑症,学习效率很低很低,所以只考上很普通的大学。因为饱受焦虑症的折磨,我给父亲写信诉说痛苦,傻乎乎的父亲居然把我的信拿给黄汝金看,之后黄汝金嘲笑我把“宿舍”写成了“宿社”,这么小的事情居然也拿来说。

黄汝金对我非常嫉恨,因为我能考上大学,而他的孩子却读不了书。黄汝金的大女儿本来名字叫“黄丽群”的,黄汝金因为嫉恨我的原因,特地到派出所改名,改成“黄立群”。

长期以来我尽量避免跟黄汝金接触,因为只要跟他有接触,我就感觉到他的眼神会射出很多利箭,这些利箭刺得我很痛苦。哪怕他脸上有笑容的时候,我也能看得到他笑容下面埋藏着很多锋利的刀。我跟哥哥是亲兄妹,我们的很多直觉都是相同的。妈妈、哥哥和我直觉比较灵敏,我们能凭直觉判断哪些人可以长时间和谐共处,哪些人不能长时间和谐共处。

我和哥哥虽然从小就讨厌黄汝金母子,但表面上我们对他们还是恭恭敬敬的。从1994年开始,五奶知道自己活不长了,她为她的两个孙子着想,于是不断得寸进尺地挑衅哥哥,妄图把我哥哥气病气死,然后她的两个孙子就可以霸占全部祖房。五奶的严重挑衅行为是从毒死哥哥的6只宠物鸡开始的。她心想:“我就毒死你的鸡,看看你是什么反应,反正你不敢对我怎样。如果你反应不激烈,我就再一步一步地加重挑衅的力度,同时对你们父子俩挑拨离间。你父亲是一个头脑简单的大傻瓜,让你父亲乖乖在站在我们家一边来对付你,直到把你气死为止。把你气死之后,我的两个孙子就可以享用全部祖上的房产了。”

果然父亲被黄汝金母子彻底洗脑了,父亲把黄汝金母子当作亲人,把哥哥当作外人或陌生人。最让哥哥愤怒的事情——父亲总是对黄汝金母子强调,说哥哥是精神病,头脑不正常。人最不能接受的事情就是被冤枉。哥哥失手打了父亲,我完全能理解。哥哥打了父亲之后马上走路到派出所自首,为什么不通过调解来解决矛盾?

(2)黄汝金为了霸占我家房产田地,极力阻止我父亲再婚

 

黄汝金把我哥哥残忍杀死之后,父亲跟着黄汝金一家人搭伙吃饭。1999年黄汝金的娘去世,压在父亲头上的两座大山(黄汝金母子就是两座大山)只剩下一座了。父亲害怕年老之后被黄汝金一家人虐待,于是决定再婚。父亲第一个准备结婚的对象名叫卢月玲,我见过,也见过她的两个女儿。黄汝金暗暗阻止父亲再婚,故意对卢月玲黑脸冷漠对待,于是卢月玲找各种理由不愿意正式结婚,这段关系最终告吹。父亲的第二个对象名叫黄彩英,我没有见过。黄汝金照样故意对黄彩英黑脸冷漠对待,后来事实证明黄彩英是故意骗婚的,她骗了我父亲几万元钱后翻脸不认人。最后父亲跟同村的梁佩姣准备结婚,黄汝金强烈抗议,父亲不顾黄汝金的强烈反对,坚决跟梁佩姣结婚,后来差点被黄汝金打死。

黄汝金曾经跟姚少秋密谋,找人收拾我父亲。有一次父亲走在去寺村的路上,有一伙人准备对父亲动手,但被其中的一个人阻止了。那段时间,父亲非常害怕恐惧,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枕头下面都放着一把菜刀,准备在遇到袭击的时候拼死反抗。父亲在这种极度恐惧的状态下度过了一个月。黄汝金对父亲的谋杀行动准备实施的时候,本村人姚寿建(大井村委干部)及时阻止,否则我的父亲极有可能已经被黄汝金杀死了。这个事情发生在2002年左右。

2003年左右的一天,黄汝金准备对父亲再婚的妻子梁佩姣实施报复计划,黄汝金招集黄家每户的重要成员吃饭开会,号召大家利用一切手段坚决抵制梁佩姣,并且采取暴力手段把梁佩姣赶出居住的小楼(那个楼房的户名是我的,跟黄汝金没有丝毫关系。后来父亲为了照顾梁佩姣的感受,把房子过户到父亲的名下)。黄汝明吃饭结束之后,立即把这个消息偷偷通知梁佩姣(因为梁佩姣是黄汝明孩子的干妈)。梁佩姣给黄汝金放话,说如果黄汝金胆敢挑衅,一定会拿起菜刀拼死一搏。因为黄家响应黄汝金号召的人太少,这个计划胎死腹中。

村子里有一个两百多平米的专门用来晒谷子的晒场,这是我家祖上的宅基地,我家和黄汝金家理应各占一半。但自从父亲跟梁佩姣结婚之后,黄汝金再也不允许父亲使用这个场地晒谷子。父亲没地方晒谷子,看见有空地方就用来晒谷子,黄汝金看见了暴跳如雷,挥拳准备暴打我父亲,被村上人及时阻止,否则我父亲肯定被黄汝金打残废了。从那以后,父亲再也不敢使用所有权本应属于他名下的晒场了。

黄汝金为什么极力阻止父亲再婚?因为黄汝金想让父亲永远做他的长工,无偿地替他干活,同时还可以全部霸占我家的房产和田地。等父亲老了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悄悄地把我父亲毁灭,然后对外说是父亲病死的。我的父亲是一个奴性十足的人,自从他再婚遭到黄汝金暴力抯止之后,父亲意识到黄汝金是一个狠毒的人了,但父亲害怕在家族中被排斥孤立,仍然不停地讨好巴结黄汝金。

父亲为了让黄汝金认梁佩姣做嫂子,努力了将近二十年才终于死心。父亲为什么努力这么久才死心呢?因为黄汝金虽然残暴狠毒,同时也非常狡猾,头脑简单的父亲经常被黄汝金捉弄得晕头转向,不知道黄汝金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比如正当父亲准备死心之际,黄汝金又对父亲抛出一句话:“你可以叫梁佩姣也一起上来吃饭呀。”父亲解读为黄汝金态度松动了,准备认梁佩姣为嫂子了。

黄汝金当面威胁父亲,说如果他不跟梁佩姣离婚,将来父亲去世了,他会置之不理。父亲相信黄汝金一定会说到做到,万般无奈之下,父亲做出一个决定——死后把遗体捐给国家。父亲于2020年5月跟象州县红十字会正式签遗体捐献协议,接收遗体的单位是广西医科大学。红十字会派记者采访父亲,问父亲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决定?父亲自然不敢说真话。后来姑姑逼问父亲,父亲才说是被黄汝金逼迫的。(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