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有最爱的人都这样对我,我的心已经死了

求助者(女性,27岁):也罢,哥哥这样对我,妈妈这样对我,我老公这样对我,我所有最爱的人都这样对我,我的心已经死了。

心理咨询师:太悲惨了。

求助者:今天他们跟我说话,我一句也没搭理,以前我还有活着的希望,想病快点好,原谅我哥,但如今我的伤很重。

心理咨询师:到寺庙去吧。

求助者:我做心脏病手术第一次发作,八年了,现在不是我的心受不了,而是我的心脏也隐隐作痛,你知道心死的感觉吗?就像你努力做任何事,但都成了枉然。所有的努力在别人眼里都是笑话,我怕是撑不下去了。

心理咨询师:你的身世是很悲惨很悲惨的,也许到寺庙里才能找到内心的平静。

求助者:你我认识这么久了,我都是很坚强的,但如今是我27年来第一次觉得撑不下去了。

心理咨询师:如果我是你一样的经历,我可能也很难撑得下去。

求助者:我的病8年了,我每天吃药,我还受过很多委屈,但我都没想过放弃,但这次实在太伤了,一想到我最亲最爱的人这样伤我。“懒的和你说!叫你照顾一下阿妈,你说,又辛苦,又累,诸多问题!阿妈叫你打扫一下卫生,你又话,阿妈欺负你,对你不好!我每说任何话,你又不肯听,误解我对你发脾气,我已经心脏病发作啦!” 这段话是我老公发给我的,如果你是我,你看了会有多心痛?

心理咨询师:是伤得太重了,但普通的人们都不会理解的。当然痛苦呀,但也得从别人的角度想想的,别人不是心理医生,又没有你同样的经历,打死都理解不了的。

求助者:我对他妈妈比对我妈还好,他居然这样说我。但现在我的心很排斥我老公,我哥,我妈,还有伤害过我的人,可能伤的太重的一种自我保护吧,现在我只想离开。

心理咨询师:离开吧,只能自己想办法治疗自己了。

求助者:你觉得我现在如何是好?继续留下来还是离开一段时间?现在能救我的可能只有我自己了。

心理咨询师:如果你不能打工挣钱,就到一个寺庙去修炼吧。同时种些花草蔬菜,修身养性。

求助者:但哪个庙收人呀?

心理咨询师:到处打听吧。

求助者:嗯,我希望庙里可以让我心灵平静。在庙里修炼真的有用?

心理咨询师:还能有什么办法?

求助者:我想死了,我活的好累。

心理咨询师:是很累呀。

求助者:死了所有烦恼都没了,也不用吃药。

心理咨询师:下世还会烦恼呀,这世没完成的功课下世继续的。

求助者:那就下辈子不生病吧,没人懂我这辈子的痛的。我很努力,我很善良,我很坚强,但我也很无奈。现在连我父亲也知道这件事了。

心理咨询师:不经过心理治疗,只有宗教能拯救你了。

求助者:逼急了我就死了算了。

 

 

求助者:我想做心理治疗,但没有钱,我心理很痛。

心理咨询师:你家人对你太无情。

求助者:你是了解我的,我很坚强,绝对不会轻易想死。但这次,我爸,我妈,我家婆,我老公,我哥,我最亲的人都来伤害我。我的坚强来自我妈对我的爱,但如今我知道我妈宁愿给我哥买房子,也不愿给我治病,我的心就很痛。

心理咨询师:肯定很心痛的。

求助者:我第一次感受到被最亲最爱的人伤害是这般痛,我想离开了,唯有离开我才不会想不开。

心理咨询师:也许吧。

求助者:我妈居然说我被鬼上身了,并不是这样的,我并不是被鬼上身,我是身心都累了,我妈跟我老公说我被鬼上身。

心理咨询师:太冤枉你了。

求助者:我打电话给我妈,我对我妈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因为我妈欠我太多。如果不是我5岁时我妈妈离开我,我哥就不会把所有怨气放在我身上,我也不会得这种病。而且我妈在我最需要钱时却给了我哥,让我失去最好的治疗机会。本来我不想说那么难听的话给我妈的,但她在我最烦时老是来烦我,还说我被鬼上身,我一气之下就这样说了。

心理咨询师:能理解。

 

 

这位女子在5岁的时候,他的妈妈就到很远的地方打工,一年只能回家一次。她的爸爸在家附近打工,一周回家一次。她和8岁的哥哥一起生活,哥哥总是打她骂她,拿她当出气筒。哥哥给她造成了严重的阴影,导致她出现各种身心疾病。因为阴影太重,她比较敏感多疑,比较情绪化,于是家人认为她头脑不正常,逼她吃抗精神病的药物。她感觉委屈就喜欢抱怨,她越抱怨家人就越冤枉她,她很无奈很痛苦。
患心理疾病的人,其实就是心灵严重受伤的人。心灵受伤越重,理应得到更多的尊重、更多的理解、更多的关心,但现实情况恰恰相反,不但得不到尊重理解,反而受到更严重的讽刺打击冤枉。如果身体受伤,普通大众直接就看见了,然后就会自动给予关心呵护。但心灵受伤流血破碎,普通大众却看不见。不但不尊重理解,反而把心灵严重受伤的人当神经病一样嫌弃,太让人心寒了。

面对亲人的不理解,心理疾病患者应该怎么想才能好受一些呢?可以这样想:“我的心很痛很痛,我很渴望得到亲人的理解关心,但是我的亲人没有办法理解我,我怨恨也没有用。虽然我很痛苦,但我心灵成长的层级远远比他们高。比如我已经成长到80级了,他们还停留在10级左右。我可以居高临下地看清楚他们,但他们却无法看清楚我。不过我并不孤单,有佛菩萨在关爱着我。佛菩萨温暧的光茫照耀着我,我就像躺在菩萨温暧的怀里一样。在佛光的照耀下,我心灵的伤口很快就会愈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