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打开另一个人心灵的大门不是那么容易的

求助者(女性,30岁):你好!医生,是这样的,我想要开导我的弟弟,但我不知道怎么去开导他?

心理咨询师:弟弟具体怎样?

求助者:由于家庭的原因,现在他好像生活得很迷茫,有想不开的心理。我弟是95年的。

心理咨询师:具体什么原因想不开?他过去伤害最大的三件事情是什么?

求助者:事情有点复杂,父母的感情分裂。爸爸是一个性格很不好的人,小时候妈妈会经常的吵架,也会有家暴,后来妈妈忍受不了故意性出轨,这么一来周边的人很多说三道四的,导致我弟弟心理承受不了,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心理咨询师:弟弟内心没有安全感,自卑,对人有敌意,是吗?

求助者:他的性格在朋友间还是很开朗的,独处时候会想东想西。[……]

Read 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0年3月28日, in 专家随笔.

我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很讨厌别人吃东西发出的声音

求助者(女性,21岁):我从小就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很讨厌听到别人吃东西发出的声音,不管吃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我都很反感,嗑瓜子发出的声音我听着也受不了,越听越难受,有种要崩溃的感觉,想要逃避,但因为工作或学习或礼貌的原因我又不得不忍受着。我想让自己习惯这种声音,但是无法习惯。我想通过转移注意力来缓解, 但是转移不了注意力。比如今天是我上班的第一天,我听到对面同学嚼口香糖发出的声音让我很难受,我一度要崩溃的感觉,我想让他轻一点,不要发出声音,但是我不敢。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问题?我应该怎么解决?

心理咨询师:过去的经历让你心灵中郁积着很多负能量(就是负面情绪,如委屈怨气或担心害怕等),负面情绪[……]

Read 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0年3月12日, in 专家随笔.

人生就是无法逃避地往前走

求助者(15岁女生):排队的时候,前面两个说话,后面的说话,我自己站着,好尴尬的场面。不过我确实没话跟他们说,只能自己玩手机。

心理咨询师:别人说话你也可以愉快地听他们说话的呀。

求助者:可他们并不想让我参与的样子。

心理咨询师:可以不参与,但有兴趣地看就行了。

求助者:他们可以很开心的玩在一起,我就不行。

心理咨询师:因为你的状态不好,不轻松不自然,紧张兮兮的。

求助者:今年是我最痛苦的一年,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就算以前难受第二天也会好,现在的自己被一个女生折磨得快要疯了。

心理咨询师:你可能需要痛苦到“置之死地而后生”。

求助者:我都有想过死,但是因为很多原因我还是不敢死,[……]

Read 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0年3月3日, in 专家随笔.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将帮助中国快速成为世界领袖

我感觉2020年中国的新冠肺炎仿佛是上天故意安排的,目的是让全世界人民知道,世界是多么的依赖中国,中国的政治制度跟西方所谓的民主制度相比是多么的优越,中国政府的组织领导能力多么的强大高效,中国人包括海外的华人是多么的团结。中国人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重大疫情所做的努力让全世界人民惊叹,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都不得不赞叹,但是美国一些反华政客特别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却赤裸裸地攻击中国共产党和中国政治制度,说中国强制民众居家隔离是违反人权,这种反动言论非常荒谬可笑。

我很希望新冠病毒传播到美国等一些反华的西方国家,我很想知道这些所谓自由民主的国家是怎样应对这个疫情的。假设这个疫情在美国纽约爆发,美国政府肯定[……]

Read 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0年2月21日, in 专家随笔.

我不知道如此大的差别如何走下去

一位21岁的女性说:我是一个离过婚的女人,有一个小孩,小孩有两岁了,小孩在前夫那里。是我主动跟前夫离婚的,因为我觉得他很愚孝,他很重视的他父母和家人,我看不惯。我很恨他的家人,然后他的家人也很恨我,他的家人经常说话打击我,我也回敬他们。因为关系太糟糕了,于是我就提出离婚。我对小孩很愧疚,但我也没办法。

我现在的烦恼主要跟现男友有关,我跟现在的男友是通过网络认识的,在一起的时候他对我很好,很宠着我,也很舍得替我花钱,但是不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他好像对我不太在乎一样,我感觉很难受。我觉得他不够爱我,让我没有信心,看不到希望。我们是异地的,在一起的时候,我能感觉他热烈地爱着我,但是分开的时候,他不[……]

Read 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0年2月10日, in 专家随笔.

30岁,未婚,她去海外精子库生了个混血宝宝

科技越来越发达,男人不需要娶老婆也可以有自己的亲骨肉,如著名演员陈坤的儿子就是如此,没有人知道他儿子的亲母是谁,甚至陈坤都没有见过,因为他儿子的另一半基因是他花钱买的卵子。女人不需要嫁人也可以有自己的亲骨肉,下面的故事就是一位未婚女性花钱买精子然后自己怀孕的经过。这位女子(称为K女子)如今32岁,她的女儿如今6个月,她女儿的父亲是白皮肤蓝眼睛的欧洲人,K从来没有见过女儿血源上的父亲,也没有必要见。

K是独生女,生长在大城市,家境富裕,父母都很爱她,同时也给她自由宽松的成长空间,所以她是一个心理能量很强的很独立很有主见的女孩子。K不是一个女强人,也不是一个大女子主义,她曾经很渴望走进婚姻,但无[……]

Read 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0年1月31日, in 专家随笔.

抑郁的背后往往有许多隐藏的愤怒

 一天,一位美得超凡脱俗的女子走进了心理咨询室,她的美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雪白轻盈的裙子,乌黑油亮的长发,白净得缺少血色的脸上有一双轻雾笼罩的眼睛,眼神迷离而遥远,身体柔弱得像没有重量一样,轻轻飘落在椅子上。她26岁,已婚,大学文化。

 来访者自述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痛苦,只是觉得生活很没意思,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总感到没有力气做任何事情。早晨醒来,甚至都没有力气起床、洗漱和梳头。我很懒,经常长时间地坐在梳妆镜前发呆,有时突然清醒过来,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睡眠也不好,一直是靠吃安眠药维持的,即使吃安眠药,睡眠也很浅,而且常常噩梦连连。从梦中惊醒后,就很难再睡着,睁着眼睛看窗[……]

Read 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0年1月11日, in 专家随笔.

女子花20万整形致神经截断 跪求医生:杀了我吧

吴兰兰,1982年出生的江苏盐城女孩,2014年10月28日、2015年8月20日,先后两次手术,总共花费近20万元。据吴兰兰称“第二次手术出现误截,下巴上的神经被截断了”。下巴及脸部的酸痛、僵硬、奇痒24小时不停歇地折磨着她,男友走了,工作也没了。得知自己截断的神经可能无法修复后,2015年12月1日,在北京大学口腔医院自己的主刀医生面前,吴兰兰扑通一声,跪了下去。“我跪在地上拉他衣服,求他别走,求他给我接上截断的神经,我太痛苦了,我要健康,求他还我健康,如果不接就把我杀了吧。”

“我精神饱受煎熬,经常冒出自杀的念头,但是看着满头白发的父母整日在床前照顾我,看着可爱的从小与我相依为命的小侄[……]

Read 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9年12月28日, in 专家随笔.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一定要把自己的身心状态调整好才会怀孕

心理咨询师:因为无知所以一错再错,导致这个孩子(15岁女孩)成为这样一个心理严重扭曲的、智力发育迟滞的被严重边缘化的孩子,如果时光可以倒流,你觉得怎样做可以避免这种悲局发生?

求助者(42岁母亲):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当初怀上这个孩子之前,先做心理咨询治疗,把自己的心态和身心状态彻底调整好再怀孕。我当年怀上这个孩子的时候,身心灵都处于很糟糕的状态,我根本就不相信自己有能力把她生下来,每天都处于担心害怕恐惧之中。

心理咨询师:结婚第一年第一胎怀孕三四个月的时候,梦到去世的表哥,表哥在背后用力踢自己,第二天就流产了。这个事情确实很诡异,这种事情不管发生在什么人身上,都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好像冥[……]

Read 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9年12月21日, in 专家随笔.

美国是世界上最无耻最丑陋最不要脸的国家

美国以民主人权自由到处干涉他国内政,美国建国两百多年来,只有16年没有打仗,也就是说美国从建国到现在,在95%的时间段都是以所谓的人权问题野蛮攻打别的国家。然而有一个最没有自由最没有人权的石油国家——沙却从来没有遭到美国的批评制裁,这个国家的妇女不能工作,不能开车,不能单独外出,这个国家的妇女出门必须用黑袍把全身上下包裹得好好的,只露出一双眼睛,这个国家是由国王统治,就像中国民国之前的封建王朝一样。美国最应该推翻的是这个国家的政权,美国最应该在这个国家搞颜色革命,美国最应该对这个国家说三道四,然而事实上美国不但完全不干预这个国家的内政,反而对这个国家的国王无比恭敬。

美国为什么不干预沙特的独[……]

Read more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19年12月11日, in 专家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