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无法逃避地往前走

求助者(15岁女生):排队的时候,前面两个说话,后面的说话,我自己站着,好尴尬的场面。不过我确实没话跟他们说,只能自己玩手机。

心理咨询师:别人说话你也可以愉快地听他们说话的呀。

求助者:可他们并不想让我参与的样子。

心理咨询师:可以不参与,但有兴趣地看就行了。

求助者:他们可以很开心的玩在一起,我就不行。

心理咨询师:因为你的状态不好,不轻松不自然,紧张兮兮的。

求助者:今年是我最痛苦的一年,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就算以前难受第二天也会好,现在的自己被一个女生折磨得快要疯了。

心理咨询师:你可能需要痛苦到“置之死地而后生”。

求助者:我都有想过死,但是因为很多原因我还是不敢死,这样子我真的过得不舒服,坐在座位上我都难受,更何况回到宿舍要面对她们。

心理咨询师:当你痛苦到不再乎的时候,就有希望了。

求助者:那得经过很多年的磨练吧。

心理咨询师:痛苦快到底了,到底之后就会看到希望了。

求助者:我现在就很痛,我想休息休息。可是我爸妈肯定不让我请假。

心理咨询师:可以请上几天假呀。

求助者:说你生病了,请三天假。

姐姐:女退学吗?

本人:就她跟我玩得好好的,突然这样,谁受得了啊?我也没做什么?

姐姐:你因为一个人就要休学?哈哈!还是无关紧要的人。我真是没什么建议给你了。

求助者:我姐跟我说的。

心理咨询师:家人都觉得你不可理喻了。

求助者:我怎么了?可我是真的难受,难受又不是假的,没人玩这是真的,只能看着他们玩这是真的。

心理咨询师:心态不好让你难受的。改变对人的态度,就不难受了。

求助者:我现在改变了啊?我对谁都一样了,可是依旧那样子。

心理咨询师:痛苦还没到底。

求助者:到底才能看到希望?我觉得我已经够痛了,这样被伤害,我就像是她利用的工具,没人玩了就来找我,她这样对我不太好吧。

心理咨询师:一定要享受一个人的孤独。

求助者:之前宿舍的人很吵,睡不着觉,她也会很生气,现在她跟他们一样。熬到很晚才睡。她为什么突然变了?

心理咨询师:因为你不可爱,所以别人不喜欢你。

求助者:我没有啊,我也不招惹谁。

心理咨询师:你脸上缺少微笑,你对人不友好呀。

求助者:我不能一直笑着吧,别人对我说话我也是笑着的啊。

心理咨询师:可以不笑,但脸上不能有讨厌人的怨气。你脸上怨恨之气太重。

求助者:心里的怨气,我一般不会表现出来啊。

心理咨询师:你内心有怨恨,通过你的表情和眼神别人一眼就看到了。

求助者:我想接受一下治疗了。

心理咨询师:那得告诉父母呀。

求助者:父母一直认为我没问题啊,认为我就是不想读书找的借口。我觉得我治不好了,我心里永远有恐惧不安。

心理咨询师:肯定要当面的。化解阴影,不当面怎么行?

求助者:我看看寒假能不能去,所有的心理治疗费用都一样吗?都那么贵?

心理咨询师:可以优惠一些的。

求助者:我们珠海航展放了六天,我姐问我为什么又想要休息,

如果不想读了,干脆就别读了,让爸妈养着。

心理咨询师:家人是不能理解的。

求助者:他们不理解,我永远不能得到内心的舒缓,大部分难受都是因为他们不能够理解我,所以我想让他们懂我,我该怎么去说?虽然一切都是我自己做的死。

心理咨询师:家人觉得这么小的事情,都接受不了,还读什么书?

求助者:怎么去说怎么去做让他们理解我?所以我该让她们怎么懂我?

心理咨询师:你克服困难了,他们才理解你。

求助者:啊!我克服了就不需要他的理解了,我就是因为心理有问题才克服不了,所以需要理解,我很需要很需要理解,而我爸妈这样想,我怎么办?

心理咨询师:一丁点事情被可以打败你,家人永远不能理解的。

求助者:我的挫折在所有人看来都很小?假如跟我妈妈谈心,我怎么谈才能让他们真正明白我的痛苦?夸大其词?说自己不能活了?

心理咨询师:他们无法理解,不能相信。

求助者:怎么说才能让他们懂呢?怎么说都不可能吗?总会有希望的吧?

心理咨询师:面对困难。

求助者: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才能看得出我不好?面对困难……还需要理解吗?我自己都解决了,我根本就不需要他的理解。

心理咨询师:人生就是无法逃避地往前走。

求助者:就是因为自己克服不了,才需要理解。

心理咨询师:比如在行进的过程中,遇到一条大河挡住了去路,怎么办?有能力的人游泳过去,没能力的人借助别人的小船度过去。找不到小船过去可以自己造一条船过去。还可以联合别人架一座桥过去。或是从河底挖一条隧道过去。还可以坐热气球飞过去,还可以绕很远的路过去。只要不逃避,只要积极想办法,困难一定是可以战胜的。

求助者:所以我现在不应该放弃?可我依旧需要心理治疗,可爸妈又不能够理解,怎么会同意可笑的心理治疗?

心理咨询师:人在遇到重大危难的时候,如果没有能力去面对,暂时逃一下是可以的,但一定不能长久地逃,否则最后一定是无路可逃,只有死路一条。

求助者:只要化解内心所有的不快,我就会积极地去面对,不管是最后一个人还是怎么样都好。

心理咨询师:在一个寂寞的秋日黄昏,无尽广阔的荒野中,有一位旅人步履蹒跚地赶着路。突然,旅人发现薄暗的野道中散落着一块块白白的东西,定睛一看,原来是人的白骨。

旅人正在疑惑之际,忽然从前方传来惊人的咆哮声,一只老虎紧逼而来。看到老虎,旅人顿时明白了白骨的原因,立刻向来时的道路拔腿逃跑。但显然是迷失了方向,旅人竟跑到断崖绝壁之上,他看来是毫无办法了。

幸好崖上有一棵松树,并且从树枝上垂下一条藤蔓,伸向崖底。于是,旅人便毫不犹豫,抓着藤蔓垂下去,可谓九死一生。老虎见好不容易即将入口的食物居然逃离,懊恼万分,在崖上狂吼着。好感谢啊!幸亏这藤蔓的庇护,终于救了宝贵的一命,旅人暂时安心了。但是,当他朝脚下一看时,不禁“啊”了一声,原来,脚下竟然是波涛汹涌、底不可测的深海!海面上怒浪澎湃,在那波浪间还有三条毒龙,它们正张开大嘴等待着他的堕落。旅人不知不觉全身战栗起来。但更恐怖的是,在赖以生存的藤蔓的根接处,出现了一白、一黑两只老鼠,它们正在交互地啃着藤蔓!旅人拼命地摇动藤蔓,想赶走老鼠,可是老鼠一点儿也没有逃开的意思。在旅人摇动藤蔓时,树枝上的蜂巢滴下蜂蜜,旅人将蜂蜜舔到嘴里:“多么令人陶醉啊!”他竟然忘记了自己正身处恐怖境地。

求助者:可是怎么会有蜂蜜流进我嘴里?像我这样不断地悲哀,又不断的被自己打败。

心理咨询师:改变自己的想像力。

求助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