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觉跟人走得太近对我来说是一个负担

求助者(女性,22岁):我从小就缺少安全感,缺少关爱,我晚上很怕黑,如果不开灯我是不敢入睡的,至少要开小夜灯,否则黑暗会让我抓狂。我有社交障碍,我很难与人深交,我不喜欢呆在人多热闹的地方,我不愿意跟人交朋友,我一个朋友都没有,我看透了这个社会,我看透了人心的险恶,我觉得人太复杂了,而我是一个很单纯的人。我讨厌那些尖酸刻薄耍手段的人,我看不习惯那些自私自利的人。我曾经交过一些朋友,因为我没有花时间去维护,她们都不愿意跟我交往了。我感觉跟人走得太近对我来说是一个负担。

我更愿意跟男的交流,我为了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通常会跟一些男的聊得很多很多。当他们深入了解我之后,他们很容易爱上我,我一旦发现他们爱上我,我就立即疏远他们,我发现异性之间很难做好朋友的。

我现在有一个男朋友,他喜欢研究音响,他的工作也很忙,我们交往三年了,他很少跟我一起约会逛街,我跟他一起找不到恋爱的感觉。他只给我送过一次礼物,其实我不在乎礼物的大小,我想要的是关心,我希望他浪漫一些,他太死板了。

我不能打扰他,我也不能告诉他内心真实的感受,他很简单,我不想让他伤心。我希望他每天都开开心心的,朝着他的理想每天不断地奋斗。我内心的伤感和负面情绪只好我自己慢慢消化。一直以来,我都过得很压抑,很迷失自我,为了人际关系,我必须装得很开心很开朗,因为我知道,没有人喜欢不开心的人。我不得不总是戴着一付快乐的面具,把黑暗不堪的一面埋藏在内心深处,所以我感觉活着太累太累了,甚至有时有想解脱的念头。但我知道我不能那么自私,我不能不管别人一走了之,毕竟还是有人关心我的。

 

 

我们每个人的心灵都有不同程度的负能量,这个负能量一定要定期让它流动出来,一定要定期把它拿出来晒晒太阳,否则积压太多了,会发霉变质的。我们住的房间有时需要关上门窗,有时需要打开门窗通风,被子衣物需要经常拿出来晒一晒。人的心灵也是同样的道理。人的心灵是有重量的,心灵中正能量越多,心灵越轻。心灵中负能量越多,心灵越沉重。如果负能量很重很重,心灵就被压坏了。

心灵中的负能量怎样化解呢?化解的办法很多很多,与人说话交流是一种很好的释放途径,特别是跟能理解我们能与我们产生很好情感共鸣的人交流,这时释放的效果最好。如果跟不能理解我们的人交流,负能量就释放不出去。如果跟冤枉我们的人交流,负能量还会增加。

如果没有人可以交流,也还有别的释放途径。可以把我们的痛苦看成一种艺术品一样改造欣赏。比如把我们的经历编成歌曲唱出来。或把我们的痛苦编成舞蹈跳起来。或把我们的痛苦变成图画画出来。或是把我们的痛苦变成音乐弹凑出来,这些都是很好的释放方式。

 

 

上面这位22岁女子可以这样想:“我从小就缺少安全感。缺少关爱,所以我晚上很怕黑,如果不开灯我是不敢入睡的,至少要开小夜灯,否则黑暗会让我抓狂。大多数人都不是这样,而我却是这样,说明我内心的负能量很重。这些负能量就像天空中的乌云一样,只要把乌云驱散了,心灵的天空才会恢复通透明亮。这些心灵乌云跟我幼年童年时期的经历有关系的,我自己是很难解决的。我希望找一个催眠心理治疗专家帮助我,在催眠中让我回到幼年或童年时期,把我带到当时痛苦的情境中,然后让我宣泄释放压抑的痛苦情绪,让潜意识深处的负能量能自由地顺畅地流动释放。释放得越彻底,心灵就越通透明亮,同时让高能量的光茫照进我的潜意识世界。当潜意识中的负能量被清空处理之后,我内心就有安全感了,我就不再害怕黑暗了,我晚上睡觉就不需要开灯了。

当我内心的安全感充足的时候,与人相处就可以轻松自然了,我可以大大方方地跟人说话交流,当别人夸赞我的时候,我可以坦然接受,当别人不喜欢我的时候,我也可以不卑不亢地做自己。如果能做到这样,我会有很多同性朋友,也会有很多异性朋友,我会选择一个跟我很谈得来的异性朋友做男朋友。

如果我心理素质提升之后,我肯定会跟现在这个男朋友分手的,因为我跟目前这个男朋友没有爱情,只有友情。因为他不懂我,他不能理解我,他太简单了,我内心很多很多东西都没办法跟他交流,因为跟他说话就像对牛弹琴一样。所以虽然我有男朋友,但我的心仍然感觉很孤独,很压抑。我把内心黑暗的一面深深地包裹起来,这些黑暗的东西就是很沉重的心灵垃圾,让我活得很累。我在男朋友面前表现得开开心心的,男朋友以为我真的很开朗阳光,其实我是装的,不是发自内心开心的。除非找到一个能完全懂我的人,让我能够把心灵世界全部敞开,让黑暗的负能量彻底流出来,然后我才能发自内心地开心快乐起来。”

 

社会很复杂,为了适应复杂的社会,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戴一些面具。但每个人都需要有一些时间是不用戴面具的,每个人都需要在一些人面前是不需要戴面具的。如果在所有的时间都戴面具,或在所有的人面前都戴面具,或者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上戴着面具,这样的生活是很不舒服的。为什么说人生得一知己足已?因为知己很难得,什么叫知己?就是能够完全理解并关心我们的人。在知己面前,我们的心灵是可以完全敞开的,是完全不用戴任何面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