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知华派美国学者如此看待中国的和平崛起(3)

(接上)

一位美国学者眼里的中国:我们西方国家一直流传着这样的思想:中国的政治制度一定会随着中国经济的改革开放而改变,这只是我们天真的一厢情愿的想法,我们无法从外部压倒中国,也别幼稚地指望中国会从内部分裂解体。中国政府的债务比例与我们美国的差不多,但有一个关键上的区别,中国的债务主要是中国政府欠下中国金融机构内部的债务,这些债务主要是用来支持基础设施建设的。而我们的债务主要是来自外部,不是用于基础设施建没的,一旦出现金融危机,是很可怕的。

两周前我曾经出席纽约一个中国观察家会议,会议的内容主要是美国的困境和面临的严峻威胁。班农也参加了这个会议,班农明确地指责美国企业是中国未登记的内线,华尔街是中国投资部门的公共关系部。班农的话有点夸大,但真实的情况让我们很不安。

我们在谈论中国对美国的经济伤害,然而来自中国的便宜的电子产品帮助美国科技公司大幅提高股价,在过去10年间,美国科技公司的股价提高了13万亿美元。美国的科技公司放弃了资本密集型的产品制造,集中力量转向软件和应用程序的开发,这使得美国科技公司赚得盆满钵满。我们在抗议中国偷窃美国的技术,然而事实上是美国科技公司主动把技术转让给他们,目的是换来中国广阔的市场。

东亚人非常聪明,他们把资本密集型工业归类于基础设施,他们对芯片工厂的投资就像我们对体育场的投资一样,他们在资本密集型工业上大量投资,导致我们美国人发明的专利技术都在亚洲制造,比如集成电路、显示屏幕、传感器、激光和互联网等。这些美国发明大多由美国政府、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其他政府机构资助,我们美国真的很亏。

2011年美国半导体制造占全球制造的25%,但是到了2018年,美国在半导体制造上只占10%,机关机构预测,再过五年,会降到5%,这是很可怕的事实。如今美国已基本上放弃了资本密集型产业制造,美国的风险投资基本上与密集型资本制造无关,这将是灾难性的后果。

如今是“灵巧”武器的时代,一个国家不能生产集成电路(芯片),就不能很好地保护自己。我支持自由贸易和自由市场,但涉及到国家安全的自由贸易我不支持。中国在量子计算方面的投资远远高于我们,量子计算将是21世纪最重要的技术。中国在合肥投入110亿美元进行量子计算的研究,而我们美国在未来五年在量子计算方面只投资12亿美元。

虽然我们美国在很多关键技术上暂时还领先中国,但中国正在快速追赶上来,在最近的几年时间,中国实现了月背着陆,发射了世界上第一颗量子卫星,在北京和上海之间设立了2000公里的量子通迅设施,还建造出运算极快的超级计算机,在5G领域取得了全球领先地位。

中国对教育投资和对高科技产业的投资力度非常大,中国的本科生比美国多四倍,中国的博士生比美国多两倍,他们三分之一的大学都是理工科,而我们美国大学中理工科只占7%,在这7%的理工科学生中,很多都是中国留学生。更可怕的事实是,在美国的计算机工程和电子工程领域,80%的博士学位申请者都是海外留学生,其中中国留学生占多数。这些中国留学生大部分学成之后都会回到中国。在过去二十年来,我们美国最好的大学培育了中国大学一些最好的科系,美国教授教出来的学生回到中国当教授,然后教中国学生,近年来中国学生申请来美国留学显著减少了。

我们美国政府的反应太迟缓了,与其关注中国逼迫美国企业转让技术,我们更应该关注中国研发新技术的能力。自1957年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以来,中国是第一个在5G通迅方面超越美国的国家。

我们威胁很多盟友不要使用美国的技术,这些盟友的反应让我们很不舒服。欧洲一位大国政府部长抱怨说:你们美国没有在技术上超越华为的公司,你们没有能力生产5G通迅设备,你们让我们买诺基亚和爱立信的产品,但这两家公司生产的都是二流的产品,他们之所以能存活,是因为华为让他们存活,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你们美国让我们怎么办?

最近,一家日本机构提出报告,说华为手机的芯片跟苹果的相当甚至比苹果更先进。我们限制美国公司向华为供货,然而我们采访美国一些相关机构得知,华为通过逆向工程,或者其他渠道,完全取代美国的芯片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中国正在向地球南方国家推广自己的模式,我们西方媒体把这描述为中国在向南方国家实施债务陷阱,这是夸大其词,事实上并不是这样。比如媒体说斯里兰卡把一个重要港口给中国使用以抵消自己的债务,事实上斯里兰卡欠中国的债务只占10%,中国对斯里兰卡的贷款条件非常优惠,斯里兰卡的债务问题早在中国没来之前就已经存在了。

中国并不寻求通过金融债务来控制这些国家,而是希望把南方国家纳入自己的经济圈。中国领导人考虑问题很长远,中国的人口出现老化现象,大多数国家的人口也出现老化现象,而非洲有大量年轻劳动力,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帮助这些国家富裕起来,同时也是在帮助中国自己。就将来的世界而言,最缺乏的经济要素就是劳动力,是那些能看懂说明书的能按时上班的同时撑握工作技能的劳动力。我们西方国家对非洲很好,但我们是授人以“鱼”,而中国是授人以“渔”。我们西方国家把大量农业品和工业品捐给非洲人民,但中国给非洲人修道路,修建大量设施,给他们工作的机会,让他们能自力更生,独立自主,因此非洲国家更愿意拥抱中国,而不是我们。(待续)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1年7月17日,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