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知华派美国学者如此看待中国的和平崛起(4)

(接上)

中国对地球南方面家的建议很有说服力,我作为一个投资银行家,曾经亲自陪同墨西哥大使到中国华为深圳总部参观,他们的展览厅比美国华盛顿的空天展览厅大三倍。我们花了三个小时参观完之后,华为的主人把我们带到一个圆形剧场,向我们展示PPT,然后对墨西哥大使说:你们墨西哥的体量很大,但是缺少宽带通迅,这会拖累你们的经济,华为可以帮助你们建立宽带通迅网,还可以帮助你们建立电子商务、网络支付和网络金融,可以帮助你们带入阿里巴巴和百度,然后你们就可以像中国一样富裕了。当时墨西哥大使没有回应,但如今华为正在为巴西和墨西哥建立宽带通迅,百度和阿里巴巴也愿意支持他们。反观我们美国,我们只会向巴西输入农产品和能源,而中国在向墨西哥和巴西输入的是高科技产品的长期服务,从中获得巨大的利益和良好的伙伴关系。

欧洲国家本来一直是美国的盟友,围绕着美国走,如今一些欧洲国家开始转向讨好中国了,比如意大利、波兰、匈牙利、捷克等,这些民族主义当权的国家跟中国合作很紧密。意大利是G7国家中第一个和中国签订一带一路协议,波兰准备把其大型机场为作中国一带一路在欧洲的枢纽,小国总是要围着大国转,随着我们的国力下降,我们不能给他们提供更多帮助的时候,他们就转向中国了。

如果我们美国能有更好的预测能力,早在十年前就可以通过提高关税来阻断中国的经济,早上五年前就可以通过断供相关电子货物来让华为停顿,但如今行不通了。就算我们断供华为产品,也阻止不了华为前进的步伐,反而刺激他们更加团结奋进。如今,德国、法国、荷兰都公开表态欢迎华为的5G。

美国试图用自己的影响力来阻止我们的盟友放弃使用中国先进的技术,但我们又不能给人家提供这种先进的技术,我认为这行不通。在1970年,美国为了战胜苏联,我们把GDP的1.3%即2600亿美元用于基础研究,而如今美国联邦政府用于基础研究的投入只有当时的一半,而且很多钱是用于与高科技产品无关的环保方面,照此发展下去,我们跟中国的差距会越来越大,我们在世界上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小,世界的中心正在从美国转移到中国。

其实早在二十年前就有少数西方科学家预测出中国会取得如今的成就,但不能成为西方主流共识。中国人完全没有按照我们西方专家预测的路线发展,加上中国这个民族整体特别勤奋刻苦聪明,所以他们创造出一个个奇迹。中国在军事方面以我们吃惊的速度在前进,他们的新型舰艇就像“下饺子”一样的速度交给海军,他们的新一代隐型战机J-20在频繁亮相,他们的无人机如今占全球市场的最大份额,中国的北斗导航系统如今进入了全球组网阶段,中国的空间站在2024年之后或成为全球唯一的空间站。中国在军事高科技领域的发展也是远远超过西方的预估。曾经法国和德国就表示,中国会以意想不到的速度赶超美国,在先进的尖端武器方面也会突飞猛进,所以当时紧张的美国就提出中国的高超音速武器发展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威胁。

面对美国面临的严峻形势,我谈一下自己的建议:

我们要想尽办法把半导体制造重新带回美国,不能生产高端半导体产品的国家是灾难性的,是不可能成为全球强国的。

一定要严格控制高科技产品的出口,我不担心中国会偷我们的技术,我更担心那些科技公司为了利益主动转让他们的技术。

我们国防研究的重点要调整,不要浪费太多钱财在制造大型武器上,如航母和F-35隐型飞机,我们需要研究无人机群,研究5G、6G。我们过去浪费大量的钱财用于打仗,而中国把大量的钱财投入基础教育和高科技产业。我们需要重新为国防都育立法,培养更多美国的工程师,像当年艾森豪威尔应对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时那样。

中国提出一带一路,我们要联合印度、日本、韩国,制定对付一带一路的方案。中国想办法从美国大量挖人才,我们也要想办法从中国把人才挖过来。

美国必须制定长期战略,投入举国力量跟中国竞争,我们有比中国更好的大学,我们为什么不能再次让世界称奇?中国有一个一个五年计划,但是我们没有,在这方面我们必须学习中国。

在短期战略上,我们可以不断升级贸易战和科技战,我不能保证这一定会取得胜利,因为中国在过去十年一直在为此做准备,但至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中国。一部份美国人不希望跟中国打贸易战,这会损害他们的既得利益,但我宁愿损害自己的利益也愿意拖住中国发展的后腿。贸易战有可能会影响特朗普的连任选票,我声明,我是支持特朗普连任的。如果对选票影响太大,我们可以暂停贸易战,等特朗普成功连任之后我们再继续跟中国打贸易战。跟中国必须保持长期对抗,在过去几十年中,我们一直低估中国,是时候让中国人发现他们也会低估我们。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2021年7月17日,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